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暴力强奸 > 面奸魔事件簿之五

2020-06-29 03:45:08


面奸魔事件簿 第五章 K资料胁奸事件

第一部……夜袭

“怎样!臭婊!你是属于我的了!给我尽情地 吧!哈!哈!哈!” 恶魔正在张牙舞爪,用着他那巨大无凭的鸡巴, 瞄准这一丝不挂的少女阴穴小靶, 立时要发出如虎扑兔般凶猛的无情一箭! 恶魔最喜爱 听着受害者被强烈冲插下 道那一刹间的惨呼哀嚎! 这兽心的恶魔当然就是全身裹着黑衣,冷帽 着那副卑不脸儿的我了!

“嘿!嘿!受刑吧!贱货!” 全无抵抗能力的纤弱少女!这是我爱强暴的其中一种类形! 当然啦!性感、暴露、美貌与身材四者合一的才是我的奸污 爱!

正要采取奸 行动的那一瞬间! 我天生敏锐的耳朵听见了远处有着很不寻常的轻微煞车声! 我当下离开那活色生香的娇躯! 迅速地掩至落地的玻璃窗前,侧身掀开窗帘一边的布幔窥探!

啊!多部警车正静静地泊在街角处, 只见那个欲将我杀之而后快的女警官“徐艳”正在沉默地指挥着! 黑压压的一群警员如潮水般向着这栋平房涌来!

操他奶奶的!大事不好了!X部怎会知道我这夜在此处犯案的呢? 我的行动是这么的秘密! 唏!到口的肥肉竟然咽不下来!就暂且放过这淫贱的女娃子吧! 我再不犹疑俯身跳下!两层楼距离的高度是难不着我的! 凭着一身黑衣及轻巧的步法掩护之下!我藉着几株大桦树下的阴影隐蔽着身子! 这时那班警察已经将平房重重包围! 一时破门穿窗之声、那将得到手的少女尖叫声、警员么喝之声不绝于夜空! 将这片平夜静悄悄的平房区域陷于一片嘈杂吵闹之中!

嘿!嘿! 若不是我在兽欲填胸的重要关头,仍旧保持三分清醒的头脑与机智, 现在不就给他们活捉个正着? 哼! “徐艳”这臭娘子就是与我过不去!日后好歹要你尝尝我的报复手段!

这时街头上已聚满了不少充满好奇心的居民在争相看热闹! 我立时在树底下除去面罩与手套,从带来的小囊中换上普通的上衣, 跟着施施然地夹杂在人群间,扮作好事的旁观者。

只见“徐艳”与一名下属兴冲冲地从平房花园里踱出来! 面色非常难看哟! “唏!竟给这浑浑小子逃了!真是……”她愤怒地道! “他刚离去!跑不远的!”那下属道。 她白了下属一眼,语气不善地说: “那又怎样?封销整个山区?逐家逐户搜索?在重要的道路卡口设路 好了!”

她下完命令后又继续说: “那少女情况怎样?” 那下属道:“幸好我们来得及时!但已被那冷血的家伙折磨得全身都是瘀痕! 真是目不忍睹!我们准备送她到医院治疗!”

“ !这禽兽!他狡猾得像一条狐狸! 不能将这家伙逮过正着!就不要枉费气力与时间了! 收队吧!”

这“徐艳”很有自信呀!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你忒也看得我神通广大了! 我就在你的附近呀!不太远呢!蠢婆娘! 我站在人群间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姿容! 咦!太约也有廿七、八岁的年纪,面孔却很标致呀!想不到啊! 虽然穿着公式的制服,但完全成熟的胴体也表露无遗! 柔中带刚、英姿绰绰,一派女强者的模样! 嘿!嘿! 你祗要一走!我偏要再在这里犯一犯案! 看你威风的面子那里放!又瞧你奈我何样?

十余分钟后,警探们驱车而去后,人群也各自各回家, 街头也回复冷清肃刹的模样! 先前我已经留意一个样貌狡好的少妇,手里正在抱着一个小婴儿! 她倚在西边街角处的一间平房门口,朝事发的地点远盼着! 嘿!她的丈夫不在家吧! 本来要尽情燃烧在少女身上的烘烘烈焰欲火, 虽然因逃窜而冷却了一半!但这股奸淫的意欲这晚仍是要发泄的! 算你走倒霉运吧!

我再度重披狼魔的黑衣, 住了脸!在连星光也没有的漫天黑暗中, 我的眼睛放着  的异样淫光! 轻轻地从后院跨入漆黑的厅堂中,我不作片刻的逗留, 随即快步踏上馈楼,直闯 房! 她窈窕的身影刚巧走进了睡房内,我就像鬼魅一样贴着她的身后不远! 少妇正在整理床被!我并没有即时发难! 看见大床侧的婴儿床里卧着的小男婴! 我不禁发出残忍的混浊咭咭笑声!

“嘿!嘿!嘿!嘿!” 突然传来男子的奸笑声,少妇那回不惊!当她蓦然回首之濛! “呀!……你!”她被眼前的景像吓得低声惊呼了起来! 我带着黑手套的手已握着小BB那幼得像管子般的小颈!

“不要!不要!”她看着一身黑衣的 面汉子,眼着充满是畏惧色彩!

“哈!哈!乖乖的不要作一点声!不然的话! 这可爱的小BB,我祗要轻轻一 ,可没命哟! 哈!哈!”

少妇抿着嘴,真的连蚊飞过一般的小声音也不敢发出, 只见她急促地呼吸!起伏着光滑的胸脯! 啊!穿的是透纱睡衣!很性感哟!高高的双峰也很挺! 保持得很好!难得!难得! 她注视着我手握的婴孩,生怕我随时会 死他一样! 我则注视着她的高耸乳房,生怕不能给我 爆一样! “你……你要……什么……?我什么都答允的!只要你不伤害这小孩子! 钱吗?……” 嘿!又是老调子!我每每要强奸的!老是想给我钱了事!那有这般便宜! 钱!不是万能的! 她继续啜泣着哀求我!

我凝望着她瓜子面胚上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年纪轻轻的时候准是大美人啊! 可惜也有三十岁吧!老就是老了一点!但挺也能满足我摧残的欲望吧!

自 面罩下我洌着嘴淫淫笑着: “好吧!嘿!嘿!先来和我口交!” 我一手掷回婴儿落小床上,那小伙子给我弄得呱呱哭叫不停!

少妇看见我抛下她的儿子!立时惊得“哎呀”的叫了起来, 连忙扑向婴儿那处! 我怎会给她在我眼底里乱蹦乱走的! “可恶!”我大叫! 随即右手执着她臂弯、左手一扯她如纸般薄的轻纱睡袍! 当下“嘶”的一声微响,那件薄袍就这么一撕就裂张开来, 露出她半边的大奶奶子!很白啊! 我看得咽了一下唾液,暴喝道: “紧张什么!小子死不了的!你这贱妇! 哗!想不到你的乳乳也这么大!给那小子日啜夜啜! 也这个涨涨样子!哈!哈!” 说着一个大大的耳光扫在她的白 的脸上,打得她整个人跌坐在地毡上。 那婴儿仍然呱叫着! 我大怒: “干奶奶的!烦死了!去死吧!”一手将婴儿床拉飞出房外!

少妇救子心切,即时连爬带滚的拚命走出房门! 我一把从她腋下抽个正着,再从后脑抓扯发根!痛得她哇哇连声痛叫!

“臭 !不要和我再玩呀!不听教的话! 我立时操你的儿子小颈 碎!知道吗!贱货!” 我扭着她的小臂儿吆喝威迫着! 她听见我的恐吓再也不敢动弹寸移!开始任由我的摆布了! 嘿!嘿!

“趴回床上,好好替我的鸡巴服务服务! 看你这贱妇替丈夫也做惯吧!好好地给我舔!” 我从裤缝中取出话儿,用手指着坚硬的钢炮的龟头处,命令着她!

她一边落着泪一边用舌舐着我的话儿!我用双手捧着她的头道: “呀……呀……好……少妇即是少妇……熟能生巧!很好…… 现在用口整条鸡巴含住了 ……嘿!……啊……是了……不错……不错!” 她也真的很买力!绝不欺场! 这晚虽然不能摧残我所拟定的美女目标, 但有这个大波少妇也可以救熄少许性虐的渴火啊!

“好啦!舔够了!现在深喉吧……哈!哈!……啊……” 我 实她的玲珑玉翠的两耳,配合着我的腰濛抽抽离离! 每一次都在从她牙 滑过口腔直履喉间,她给我插得几乎有点窒息! 胸脯不停地停伏着!看见她的大波一如浪涌涛起,那会不动色心! 我双手当下从她奶下托着抛上抛下玩球一般的玩弄着!

“哈!哈!奶奶球!真好玩!哈!哈!” 垂着一对手一面玩奶子,一面整个小腹紧贴着少妇的脸用肉肠贯她的口, 实在是非常过瘾!

“好啦!好妈妈!今晚我只是出一出火!看你的儿子份上! 也不来难为你! 嘿!嘿!现在 高屁股给我操 吧!”我淡淡地说!

这少妇竟然不知好歹,抹着泪说:“不……要……放……过我……吧!” 我一听勃然大怒,一巴掌重掴在她沾满泪的脸上! “臭货!讨 还 ?老子这晚没好心情!才不 你的屁眼!算是恩典了!  你的 !很惨吗!干你娘的!又不是不曾给人操过!你老公日干夜操! 你说过半句不好吗?臭婆娘!要什么三贞九节来着? 贱婊!不照我说话!别忘记你的儿子小命操在我手!想要他死?容易着呢!” 我大大声声地说着,双目露出凶光紧盯着她的泪眼!

“呸!我这就将他撕成碎片!”我诈作欲出房外! 她吓得大叫大让了起来,并用软弱无力的小手拉着我的腿哀求道: “不要……不……要杀我的儿子……我给你操吧!”

我看见她这个衰相,真是尽尝凌辱之心! “哈!哈!这才乖乖啊!我现在有个主意!给我先来舐屁眼吧!嘻!嘻!” 话未说完!我双手朝裤一脱,裸出我的结实屁股! 跟着大字形地张开两腿大喝一声! “臭 !跪下来给我尽舔!快点儿!哈!哈!哈!哈!” 这个少妇奴隶慢慢地爬下床,噗一声跪在地上!

“不错……是这样姿势了……仰着头……是……呀……呀……” 她的舌一舔一舐我的屁眼!我就舒服得怪叫了起来! “呀……啊……啊……快些舐我肛门的屎……哈!哈!哈!” 强迫美女为你舔屁眼!还要是一个未加清洗的屁眼!哈!哈! 不愿意也得要做!这就是强奸的性虐滋味啊!是多么的刺激与亢奋!

“哈!哈!吻我的肛门!用口啜去我的屎! 哈!哈!臭死吧!是不是像粪坑一样!” 我手叉着腰大字形很威风██的站着!就在这少妇做着污秽已极的举动时! 我已将安全套慢慢地带进高昂的大鸡巴里! 动手强奸吧!

我并没有给她有任何预备,脚一缩,俯身将她整个人压倒在地上!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 铁棒在我的强吻贴在她的粉面之时已经插入了她的阴穴里! 甫一进入 道,强劲的鸡巴发挥它豹跃的速度! 尽情发泄这夜不能奸虐少女的兽性罢!

我对这个少妇其实也抱不太大的兴趣,只是要一舒今晚的 屈! 一面干一面想着落荒而逃的场景! 我插!……死吧…… !那徐艳…… 你终究给我强奸凌辱……再将你浑身摧残的胴体展示给你的同僚们看…… 插!!插!!!死吧!…… 这少妇成为我舒屈满腔怒火的发泄对像……

临离去时……“喂!警察局吗!3区125地段发生强奸案,快来哟!” 电话里头的声音诧道:“怎么!又有……”

第二段……胁奸

我驾着黑色的电单车刚返回车房,刚步回屋内,私人的手提电话的铃声向起! 这个电话的号码!知道的人极少!

我抓起电话,传来一把冷森的声音:“F7是吗?是我!”

“怎样!K8”我答道。

“又去爽爽吗?可不要给“徐艳”拿着啊! 嘿!嘿!正经事要紧啊!”

“唏!是你通风报讯吗?”我怒道。

“啊!她真的来捉你吗?你神出鬼没,我怎知你的行踪! 可不要说笑了!”K8诧异地说。

“你这么晚找我,有要事吧!”我淡淡的说。

“不错!上头要三日之内取得K资料的光碟!”K8紧张地说。

“咦!K资料不是偷取中途失手的吗?”我皱眉道。

“就是这样!何承那家伙骗我们的!他那有失手!其实暗中藏起来, 等待机会以高 卖给M国!”K8狠狠地说!

“那又怎样!他口子硬!迫也迫不得的!杀了他也没用!”我道。

“那也未必!何承迫不得,可要胁他最爱的独生女啊!” K8阴骘骘地说。

“那么你是要我出手吧!”我笑道。

“当然!若你取回光碟,上头给你廿十万美元哟!而且……嘿!嘿!” K8邪笑地继续道: “何承那女儿何欣生得如花似玉……娇娇的!……嘻!嘻! 一定是威胁的好利器啊!哈!哈”

我听得有点心动,跟着问道:“好!他的K资料光碟会存放在那里!”

K8应道:“天晓得!你的任务就是迫他交出来就是了!管他放在何处! 当然!不要搞出人命啊!X部特警已经很注意集团了!”

我轻笑道:“放心吧!我从来不杀人的!事不延迟!明天下手吧!” K8说了声顺利就断了线! 我表面上虽然是空手道教练! 但暗地里却是S国内的一个极神秘的E集团组织成员!

何承是中产的实业家,买了一幢很漂亮的房子住在半山区! 整个两层的住宅就是祗有他与妻子女儿共住着!但却养了几头恶犬! 这样!就以为可以保护他了吗?嘿!嘿!走着瞧吧!

这一夜沉黑而没有月色!漆暗的夜幕与一身夜行衣的我融为一体。 早在八时许的时份我已伏在浓密的榕树树梢中,等待何承家里的钟点佣人走后, 用装了麻醉药的小枪将那几头桀傲的小犬射晕! 然后用绳索很巧妙及轻易地荡入了何承的小花园后, 跟着俯身走到灯火明亮的客厅外墙!我知道何承约要九时多才回来! 现在也不差不多时候了!待我先行制伏厅内的两母女吧!

对于这两个手无寸铁的女子,我再也不 要藏头露尾了! 我稍为整理好我的 面罩,取出半尺长的利刃,昂然阔步向厅中迈入! 先来点威势吓唬她俩啊! 劲挥一刀将厅中的落地玻璃尽然打得寸寸碎烂!

母女同时因为突如其来的大 震惊地回过头来!看看发生什么事! 比玻璃毁烂更令她们吃惊的,当然是站在厅门间的 面大汉! 母亲用臂围护着女儿打着战的身躯,像牙牙学语的问道: “你……你……是什……么人……怎……样进……来的!”

我阴笑地说:“你不见我撞破玻璃进来的么!嘿!嘿!”

“你……想……怎样?”她的惶恐不减于女儿! 我瞪着眼看着她俩!啊!K8说得不错呀! 十八岁的小娃子果然生得一副千娇百媚的面孔!是天生丽质的一种型号! 松松的麻质T恤,也不能盖掩着早早发育的荡乳啊! 下身则略为比较纤幼些!屁股不大哟! 嘿!嘿!也是好好折磨的对象吧! 咦!母亲虽然差不多四十来岁,啊!徐娘半老!风韵尤存嘛! 比昨晚我奸的少妇还有女人味啊! 嘿!道穿一袭粉红色低胸的连身裙! 乳罩也不带!不是淫妇是哪?

我一边瞧她俩一边晃着刀慢慢行近母女身前,我昂首打了两个哈哈! 立即左手握着小女孩如风中垂柳般柔弱的小臂子! “来!你俩背着我好好地跪下来? 谁不听话谁就试试这把利刃贯心的滋味吧!”我用严峻的声音恫吓她俩母女!

只见母亲先跪下来求道:“不要吓……着……欣儿……!你用刀指……着我吧!” 我呸一声:“臭婆娘!你有要求的权利吗!这里由我拿主意!知道吗?” “跪下来!臭丫头!硬骨头吗?” 我用脚尖猛踢她的小腿上关节,她来不及哎哟一声便整个身子俯了下去!

“不要莽动!我的刀是不留情面的!贱货!” 我取出最喜爱用来扎着女人娇躯的牛筋绳,分别将她们四肢捆绑着! 之后我走到少女的脸上呼呼地喷着气淫唤着: “你就是何欣小甜甜吗?很可爱耶!哈!哈! 待我先香香你的美美面儿啊!” 我隔着面罩狂吻她那少女独有肉色通透的脸颊! “不……要……妈……妈……呀!”少女哭叫猛摇着头!

“很香啊!叫妈妈也没用啊!哈!哈!”我嘻笑着。

她的母亲挣扎着:“不……要……放……开她……” “不要吗!……哈……哈!”我狞笑着一手 着成熟女人的乳房上。 “呸!开始有些松堕了!给人 臭吧!我也  !嘻!嘻!” 我的嘴继续狂吻何欣的俏靥,左手就一边掏着她母亲的波波! “哈!哈!这就叫一 插双 了!嘿!嘿!” 当我正在淫笑之间!

一个男子的声音大喝道:“咦!满地玻璃的!丽明……喂!你是谁?干什么?” 这男子显然刚进来不知发生什么事!

我慢慢从椅背后站起身子来, 那穿着西装的男人发现竟有一个黑衣 面汉在他的屋内子内,大为震惊!

“你……是谁……”男子喝问。

我笑道:“何承?”

男子更惊地道:“你怎知道我的名字?”

我嘿嘿地道:“我当然不知道!但S集团可是知道的!”

那男子大惊:“什么?S集团叫你来干什么?”

“你作的好事!以为其他人不知道吗?”我开门见山地说。

“我干了什么事?”何承扮作不知内情似的。

“还装蒜吗?K资料的光碟究竟放在那里?立即给我滚出来!”我突地大声喝着他。

只见何承面色一变:“你……知道……一切?”

“哈!哈!不错!你偷了就想据为私有吗?S集团是不会放过你的!”

“好!我不交出来!你待我怎样?”

我仰天狂笑了一阵子,用刀指着地上那对可怜的母女道: “我不会对付你啊,但她们却要作代罪羔羊了!”

何承大惊:“不……要!”

我阴险地道:“不用点刑!你是不会说的罢!” 我用刀轻抵在他妻子的胸口上! “只要我这么一送,你的娇妻可就没命儿啊!” 何承再次大惊道:“不……要……不要杀丽明!”

“嘻!她叫丽明吗!名字倒不错啊! 不过!死人是没有名字的! 快说!K资料放在那里!立即拿来!你这臭 !可不要让我冒光火! 我的耐性是很有限的!”

“我可没有得过什么K资料呀!相信我吧!”他还在死命说谎!

“他妈的!你还玩吗!”我怒不可遏,横挥一刀,在丽明胸口划了一道血痕! 那吊带裙的带子也给刀一并割断了,露出她丰满的乳房。 红红的蓓蕾在白白的胸脯上,本已鲜明触目, 现在更夹杂着那鲜红的血口,真是互相对映啊!

“哈!哈!还不说吗!待我将你老婆先奸后杀吧!嘻!嘻!” 丽明在痛苦地呻吟着,血淌在她的雪白胸肌之上!

“妈!妈!……”何欣在哭喊道!

何承大怒:“不要再威胁她们了,你这不是人的禽兽!对手无寸铁的人这样! 算什么英雄好汉!要杀要辱的!找我好了!”

“嘿!嘿!我本就不是什么英雄或者狗熊! 好!看你是条好汉子!我暂且放过她们吧!你先行自捆吧!” 我扔了两条绳子给他!

何承要求交易:“你先解开她们吧!” 我心里在暗中窃笑:“好!照你的办!可不要弄什么花样啊!” 母女松脱后,我仍对着他俩虚晃着利刀!

何承没有其它办法,只有依照我的意思去做! “先坐下椅来,捆着自已双脚,是了……丽明!你就去帮丈夫绑着手腕吧! 去!……是……实一点!嘻!嘻!”

过了一会!何承道:“都绑起来了!你待怎样!” 我问道:“还不肯说吗?” 何承很顽强地说:“没有!怎说!” 我一个劲儿刮了他几十个耳光:“很好!口子硬! 先奸了你可爱的妻子丽明,再夺去了你女儿童贞之身!看你说是不说!”

何承呸的一声:“你敢做的话!我杀了你!” 我听着狂啸! “啊!我耳朵可没有听错吧!操你娘的!看你这种 人!” 我拳如雨下打在他的肚腹之上!他痛得痉挛似的,曲着腰不能说上半个字的话!

“痛吧!我现在先操你宝贝的女儿!你除了肉痛还要心痛啊!嘿!嘿!” 我一边抽着何欣的小手一边取出大大的鸡巴来!

“怎样!好好看看吧!你这个劳什子!也规你生得这花一般的女儿! 就给我 了算吧!” 我收回刀锁回靴间暗格中!双手随即向小女孩的麻衣分扯! 衣服撕裂的声音再次像一把利刃划进她母亲的心坎里!

“啊……不要……放过我女儿吧……她还小啊……”丽明狂嚎狂叫狂呼!

“嘻!嘻!不要奸吗!瞧你丈夫了! 你女儿的贞操与小小的命要紧,还是K资料要紧? 快!说出来我就放过这两母女!” 我说到母女两字时,一手已拉下何欣的小裤子, 女性黑色神秘地带毫无遮挡地完全显露出来!

“不……不……爸!……妈……救我哟!”她呼救的声音渗杂着我暴虐的淫笑当中!

何承大喝:“你这混蛋!欺凌弱小!乌龟孙子!我操你家十八代! 你究竟是谁! 头 脑的!见不得人吗?” 我没有理会他,自顾打着哈儿! 用手握稳鸡巴对准那摇摆不定的少女 穴,准备狠狠地撞穿入去!

何承巨喝道:“停!停!你这禽兽!给我停!我说!”

何承咬了咬牙续道:“我说了!我说出K资料放在那里吧!”

“嘻!嘻!终于肯说出来吗?早就应该如此!在那里!拿来吧!”

何承狠狠地道:“不在这里!在KCB的保险箱处!”

“KCB的保险箱?是廿四小时开放的!”我沉吟道。

“真是不真!”

何承道:“你不妨自己亲自去瞧瞧!”

“电锁密码是什么?快说?”

“KK172!”何承想也不想地道!

“好!算你合作吧!这才是嘛!” 我立时摇了一通电话给K8叫他这就立即去取! K8回覆说卅分钟内就完事办妥的了!我满意地盖回电话!

“嘿嘿!卅分钟后就有消息了!你骗我的话有你好看的!” 何承没有答我腔!我笑嘻嘻地先将他三人并排在一起! 然后坐下来放肆地看着母女们的胴体!何承用极凶恶的目光向我射来! 我当然不怕! 半小时过去了!电话准时地 起来!

“F7吗!我是K8!有你的!很棒啊!光碟已经到手! 经验证过果然是K资料无误!” 我放回电话!嘿嘿地笑着!

“好了!何承!没有你的事了! 哈!哈!现在就让我找你两母女乐一乐吧!”

何承听到我的说话、不敢置信地急得怒发冲冠地道: “你这无耻之徒!说了不算数!操你娘的!”

“呵!呵!骂啊!有那么难听的就尽管说出来呀! 我操 的时候!最爱听这些!嘻!嘻!” 我走到丽明身边,无声无息地挥拳痛打在她的肚子上! 她可要半小时内不能移动身子!免来破坏我的好事! “痛得金星直冒吧,你眼前女儿被强奸这经典而且惊栗可怕的一幕戏! 死怕你是不能全睹了!可惜!可惜!好! 现在待我先来试试处女之血吧! 哈!哈!哈!哈”

我狞笑着中手扯着何欣的脑发,猛推她的身子覆倒在地上! 连半点挣扎的气力也使不出的她! 实在是太过弱质纤纤了!给我来性虐真是最好不过! “你这臭娃!嫩就是嫩些,不曾给人上马过吧! 我且就冒上一次险!不带套子操你的 !” 我重新抽出有如秃鹰那强悍咀喙的大鸡巴,震屋大喝: “破你处女之身!臭 !来吧!”

“注视着啊!何承!你这蠢 儿!看我怎样奸爆你女儿的处女 !” 我俯身拨去她身上被我撕裂的残余布絮,然后双手按着她的双肩, 我的肉肠在她的阴唇口处塞进小许! “有些痛的!忍耐啊!炮台装好啦!嘻!嘻!准备痛过死去活来哟!欣儿!”

“你这淫贼……禽……兽……快放开我女儿……”何承惊怒得语为之窒。 我侧着头对着他咭咭地笑: “嘿!放开她?我肯答应!我的小弟弟也不肯!这就表演禽兽的行为给你看哟!”

当下暴唱:“破处第一招:铁鸡啄膜……我Hey……ha ha ha ha ha!……” 鸡巴似一枝铁棒硬生生迫开了两壁狭窄的稚嫩肉道, 那薄薄的处女膜所筑成的围墙,又怎可以阻挡铁硬的鸡巴啊! 豆腐般的围墙只能螳臂挡车,立时崩溃成沙了, 肥大的肉棒更把壁道 得深,扩得裂! “Ah……hhhhhhhh……痛……呀呀呀……” 何欣腹下的阵阵剧痛带到全身每一根的神经! 连串高低起落的狂喊后,她险些儿没有晕厥!

无情的淫魔那容她有些微喘息? “破处第二招:钢锥钻洞……” 我再度吆喝,拔起腰身,暴力地将八寸阴茎连续地、 彻头彻尾的在整条阴道内磨擦!贯通! 身子则向左右剧烈猛摇剧荡! “嘿!嘿!我可爱的欣儿……小 子给我钻得欲裂还断吧!”我变态地呵呵淫笑! 我感觉掌下的何欣全身疼得颤抖,啜泣的气力也抛诸九宵之外! 我立时抽出阳具一看!哗!血丝满布!实在令我振奋异常! 这已是第二个处女给我开瓶了!

“哇!哈!哈!哈!破了你的处女之 了!” 我揭开了 着的第一层的面罩,露出了下层那恶毒模样的魔鬼面套! 这个面套的口部是开着洞的!知道我的意图吧!我要亲吻她的桃源洞哟! “哈!哈!让我品尝你那处女之血腥!咭!咭!咭!咭……” 我像一头狼兽低着头冲入她的毛发微浓的阴户里, 疯狂地用舌舐着她 唇流出来的处女鲜血与分泌物! “很腥臭哟!嘻!嘻!嘻!嘻!”

只听何承沙哑了的声音叫道:“你……你……这疯子人渣!我宰……了你!” 他实在看不了眼前女儿惨遭强奸凌辱的一幕,气得两眼一翻!晕死过去了! 我将何欣处女之血吐在他的脸上:“呸!没用的家伙!戏还未完就离场吗!” 回头一手提起软若绵状的何欣上身!使她伏在软椅之上! 我强而有力的臂弯揽着她有着提琴般优美曲线的小腰,左手挖开她股肉的一边: “哈!哈!破处第三招:熊抱爆肛……” 我将铁棒插入那小菊花的花蕊中央处,啊! “窄得很啊!处女就是处女,不仅 穴小!屁眼也细!不能不服!嘻!嘻!” 一提小腹之气,鸡巴再度硬上一层楼! “破……破……”我用力且缓慢而有劲势地提肠入肛!

“呀……呀呀……”她的小腰在我的态抱内沸腾着!我愈发揽得更实! 那条长长的肉肠已经通过最窄的关道!我就止着不动! 感受着那四面肉壁紧紧包着鸡巴的充实滋味! “怎样!小娃子!屁眼给我扩得阔阔吧!以后给汉子操就易如反掌了!  动也就容易些了!来吧! 让哥哥给你通通屎渠吧!Ha ha ha ha ha ha ha……” 在狭迫的肛门每一抽动话儿,那种实在的快感真的难以描摹! 包皮在重重的磨擦下!我很快就发出雷 般的喘息! 快要到射精的时候!我骤然拔出赤红的男根!

“嘿!嘿!破处最后一招了:洪流贯宫……哈!哈!” 朝着还滴着血的阴唇,我当然不理会她的痛苦程度去到那儿! 我狂喝地一撞,整条鸡巴再次贯入何欣小小的 穴里!

她已经熬不住痛苦的折磨而陷入半昏迷的状态! 口里满是 糊地无意识的呻吟! 这种惨绝人寰的景象绝对不能使灭绝人性的 面奸魔为之动容的! 不能遏止的兽念驱使着我那疯狂的兽鞭,狠痛地抽插鞭挞着! 暴雨一般的狂打,直至那话儿的山洪猛烈地溢出! 沿着处女的仙谷尽情汹涌地爆发!   的白桨巨浪,无情的奔向处女的子宫小塘, 小塘当然容不下这狂涛!余精就 滥在四周漆黑的毛林上!

我长长地吸了几口气,享受着高潮后快感的余韵! 啊!尤其是以暴力征服美貌的处女!在这种凌厉的肆虐下,更是回味无穷! 喷发前那种振奋使得满身肌肉贲裂的感觉,汗湿淋漓! 发泄后那种驰懈舒泰的欢愉! 嘿!嘿! 强奸才是性爱的真谛!

一屋的死静!黑色魔鬼的我重新振作起来! 一次的高潮当然满足不了极度兽性的我! 我用冷水淋醒这些灵□已不属于自己,徒具肉体留在残绘恶魔手里槽挞的可怜虫!

“醒来吧!何承!刚才精采破处场面,怎么睡着了! 毕生难逢啊!哈!哈!”我嘻嘻地淫揄着。

何承眼也睁得红了,口里狂骂:“贱种!狼兽!你还待怎样?”

我唧唧连声:“还这样凶巴巴吗!本来你对我客气些!我现在就走了! 但你这个样子!不给你一点儿教训! 以后怎样待人接物!干你娘的没教你吗! 待人要诚恳啊! 嘻!嘻!” 我拧着他的妻子丽明来到他的跟前!狼爪立刻一挥! 已毁去一半的吊带裙就飞到客厅的另一角陲!

“你又想怎样!”何承急道。 “不用急啊!还有你看!”我笑骑骑地又将何欣拉卧在她母亲的身旁!

“你……你……你……”何承结结巴巴地说。

“哈!哈!哈!待我表演表演我拿手的连环掌上压吧!” 我边说边带上保险套子,何承老婆给他操惯了, 不可不妨啊!怎知他有没有拈花惹草!染得性病来着?

刚带上了套!即时纵身先擒丽明的娇躯,大鸡巴轻易地进入了她的 穴! “差劲啊!比起你女儿的小 !天与地比! 一个是蚁道,另一个则是鼠洞啊! 你也来试试吗?乱伦的滋味十分过瘾的! 何承!来啊!学我这样!连操两嫖子! 哈!哈!” 我的话语越说越无耻下俗、我的笑声更是淫不已极!

何承那堪听得入耳,这种情况那能入目!当下目 皆裂!连声狂嚎! 身体疯了一般的扭动! “这是没有用的,何承!牛筋绳扎得那么紧!怎能挣脱啊! 少动些留些气力叫好了!哈!哈!”

我的身体也像他一样的扭动,不过是极度快乐的,与他是天渊之别! 我操了百余下丽明后,趴起身子一翻,就伏在何欣那死尸般动也不动的肢体上, 铁肠无情地再度捅入窄窄的小 道! 插呀!撞呀!抽呀!撩呀!对何欣的动作我来得更狠更狼! 我就在她俩反来覆去,双掌按地, 插过不休不停不止!

何承在我移来移去的过程中,力已用歇了,声也叫疲了, 奈何却再也不能晕去!可怜! 他只有眼睁睁的目睹这人间惨事:妻子给人强奸,女儿的贞操也给人夺去!  着面的黑衣禽兽!这一世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啊!

我先在丽明的身上达到了急促的喘息,高潮快到的时候! 我突然抽出顶撞中的大红鸡巴,一下子飞脱保险套子, 哈!哈!两声 随即飞一般插入何欣 穴里暴狂地射精! 她的初夜就这样给了我残忍的野狼!

完事后!我离开了两个早已毫无知觉的残躯败体!

“嘿!嘿!完了!何承!好看么! 你这两个贱货,看在还有几分姿色,我才勉强操 她们啊! 换作我平日喜欢的目标,那有这么快玩弄完? 肛交!口交!性交!SM样样都要做多几次呀! 算是优待她们了!哈!哈!早点休息吧 哈!哈!”

我松容地走出大厅,小花园的恶犬仍然沉睡着! 通过了大门, 黑色电单车的摩托机声响起来…… 我就消失在黑夜榕荫之间! 任务完成了!财色兼得!

哈!哈!哈!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暴力强奸

暴力强奸
点击:707-0703:18我的科长
点击:8211-1501:22职介所老板与打工妹
点击:1505-2502:43车祸强暴事件
点击:4306-2603:54被35人轮上
点击:17201-0501:51女律師在電梯里被姦
点击:907-0403:07毁灭
点击:9503-0200:07芙蓉姑娘
点击:8804-1800:42星矢小宇宙
点击:5207-0403:07奸淫女军官
点击:1606-1702:52大伯和公公迷奸酒醉的我
点击:1906-1202:13酒醉后狂干女秘书
点击:8205-1802:52莎拉小姐姐的第一次
点击:19908-1802:32欲淫巧奸
点击:707-0601:47面奸魔事件簿之三
点击:11303-1420:34淫虐的味道
点击:11304-2200:50女神受难
点击:14009-1000:40雨宫一彦的性福生活
点击:11710-2002:11口爆程思怡
点击:1206-2502:07迷奸受伤的姐姐
点击:8811-2501:24我与寡妇姑姑和亲家母
点击:16209-0911:10冬夜的人妻
点击:12203-2000:56【PUB的狩猎】
点击:2006-2603:53被小偷强奸的孕妇
点击:3006-2702:57我的处女膜在公车上被捅破1
点击:11404-2416:46变身之路途1
点击:906-0800:42何处为生
点击:6309-2301:00跟嫂嫂的偷情乱伦
点击:6608-1500:14在海潮声中的强暴
点击:1607-0503:11强奸白衣美妇
点击:3407-0403:07带女儿去卖淫并将其强奸
面奸魔事件簿之五,家庭主妇人体艺术,家庭主妇三级韩剧,家庭主妇色情漫画网,家庭主妇偷拍自拍,家庭主妇性爱狂欢qvod
家庭主妇人体艺术-最快、最准、最稳定的信息网站,做最优质2018年优质成人影视视频服务。。。家庭主妇人体艺术公开课破解安卓同时有效成分进入。。。1024最新手机地址性活动过程描述故事黄。。。
TOP反馈